微 文
Micro Article

“视觉”有毒

从“一图胜万言”到“一图惹万言”,压抑太久,终要爆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资事经纬(ID:zishijw)

视觉中国或许从没想过,自己会被一张“黑洞”图片所逼停。

4月10日,人类首张黑洞照片面世,但11日即被视觉中国“宣示版权”,此事迅速发酵引起争议,政府官方、企业、自媒体以及众多网友等联手,掀起了一场讨伐“视觉中国”滥用版权的舆论。

其后,视觉中国道歉、天津网信办要求视觉中国整改,直至4月12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国家版权局先后发声。4月12日, 视觉中国开盘即被巨量卖单封死跌停,报25.2元。

据媒体报道,继视觉中国关闭网站开展整改之后,图片网站东方IC、全景网的官网也相继无法打开,疑似关闭。

对于舆论旋涡中的视觉中国来说,从 “一图胜万言”到“一图惹万言”,只需短短一天,但偶然的背后有着必然的原因,压抑太久终究会爆发。

“视觉”有毒,不仅在于其将一些没有版权的图片,用于售卖、营利,引发人民日报、新华社等接连批评,同时,上万起版权诉讼官司的背后,也显示出商业模式的扭曲,而国际化的并购以及借壳对赌上市,又让人看到视觉中国的长袖善舞。

截至资事君今日发稿时,东方IC可以打开登录,全景网仍处于维护中,视觉中国网无法找到。

疯狂打标

4月11日,视觉中国网站上出现了最新公布的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并注明此图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该消息迅速引发市场热议,视觉中国方回应称,该照片著作权属于欧洲南方天文台,视觉中国通过法新社获取了图片授权。

但黑洞照片的版权“打标”归属只是开始。随后,网友们发现,视觉中国网站还明码标价出卖国旗、国徽、故宫、烈士等图片,并声称版权归属他们。在视觉中国明码标价的版权图片中还有中国共青团的团徽、八一军徽等。

这些“打标”事实的陆续扒出,引发更强一轮的舆论炮轰。当日下午,共青团中央官方微博对此向视觉中国发问:“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随后,百度、南京苏宁、南孚电池、360清理大师、健力宝、茅台、海尔等一众企业官方账号也集体评论,或质疑或调侃视觉中国对其相关图片版权的授权情况。

11日傍晚,视觉中国影像微博发布致歉声明,称经网友举报的视觉中国网站关于国旗、国徽等不合规图片,经查该图片由视觉中国签约供稿人提供,视觉中国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为此深表歉意!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持续性的加强审核,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虽然视觉中国闪电般撤下了包括黑洞、国旗、国徽等在内的图像。但网友们又发现不少历史图片甚至毛主席肖像都被标价出售。

4月11日,针对视觉中国网站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

12日早晨,欧洲南方天文台(简称ESO)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明确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国家版权局亦发布公告称,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诉讼频发

视觉中国的“黑洞门”,一下让其所有暴露在镁光灯下。

前台,视觉中国是国内第一大图片库,还是借壳上市的A股公司;背后,则是已经登记在案的上万起诉讼官司。

公开资料显示,视觉中国定位为以“视觉内容”为核心的互联网科技文创公司。在业务模式上,视觉中国的财报披露,公司与“版权视觉内容”的生产者签署代理协议,获得内容的分销权;使用者通过公司平台付费获得版权内容的使用授权,将内容广泛应用于网站、App、社会化媒体(微信/微博等)、报刊、出版、影视、广告创意、设计制作、社会化营销等各种场景;相应的内容生产者获得按协议约定的分成。

与此同时,据强韵数据统计,自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维权诉讼1000多起,平均每两天一场诉讼。根据天眼查的信息,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作为法人,同时出现在了其它25家公司的名单中,而承担视觉中国对外诉讼的主体公司,主要是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和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两家,大多是有关“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等诉讼记录。

 2018年7月,视觉中国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介绍“版权诉讼情况”表示,公司通过“鹰眼”系统,发现潜在客户“未经授权”使用版权方授权公司代理的图片后,会首先发函件沟通,协商解决,希望和有需求的用户签署长期合作协议。如果客户长期不予回复,在版权方的压力下,才会转给相应的合作律师。对公司来说,司法诉讼是最后不得已采取的保护措施,大多数客户会在司法诉讼判决前与公司达成和解,并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在曾与视觉中国就图片版权问题打官司的前夕,发布微博直言视觉中国漫天要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这件事曾在微博上引发网友热议,并登上热搜榜。据报道,有支持张颖的网友称视觉中国依靠垄断图片上有使用权,钓鱼执法,“引诱并勒索”不知情使用旗下照片的使用者,向其索取巨额赔偿并要求相关方签订合作协议的行为,活脱脱的“版权流氓”。

针对滥用维权、漫天要价的指责。柴继军也在近日接受鞭牛士采访称:“实际情况是,我们发现被侵权后,主动去找自媒体,他们一般都比较紧张,采取回避,或者我们直接就联系不上他们。最后只能走上诉讼的道路,而一起诉就要很高的费用,包括开庭、证据保全、律师等等费用。”

央视网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视觉中国的主要问题在于:

1、以保护之名实施著权权侵权,掠他人之美,冒充著作权人实施欺骗、讹诈,比如,黑洞照片的著作权人已经开放版权,视觉中国却假模假式对外收费,事实上视觉中国将大量海外开放版权的照片“占为己有”。

2、视觉中国搞碰瓷式的维权,动辄进行高价索赔,动辄要求签订包年合同,搞得媒体、自媒体战战兢兢,不敢配图。

近几年,国家加大版权治理以及民众版权意识的重视,这是视觉中国上万起诉讼案发生的重要背景,但如果视觉中国将“维权诉讼-签订合作”作为其主要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手段的话,显然说不过去。

长袖善舞

除了上述“以维权为名,行合作之实”的模式外,视觉中国在扩张的方式、与Getty的关系以及借壳对赌上市等方面,也引发外界的极大争议。

2016年1月,视觉中国宣布,其关联公司联景国际收购全球第二大高端视觉版权内容服务提供商Corbis Images的全部资产,Corbis在线图片库拥有近5000万张图片,19万条视频,记录了19世纪至20世纪全球重大历史事件,拥有15000多名签约供稿人,为全球超过50个国家的客户提供服务。

2018年2月26日,视觉中国再次宣布,其子公司视收购国际知名的线上摄影社区500px的100%股权,后者汇集了全球超过195个国家和地区的优秀摄影专业人才、摄影爱好者,图片数量超过一亿两千万张。

据上证报记者此前的调查,视觉中国针对500px、Corbis的两项国际并购,实际已落入丧失商业独立性、未尽真正国际化、有损长远成长空间的危险之中。500px的Marketplace(500px的直接销售平台)遭完全关闭,商业伙伴Getty全权掌握500px的国际销售权并拿走近半分成;作为 Getty老牌对手的Corbis更是下场凄凉,不仅上下游两端资源被斩断,网站被关闭,签约摄影师被遣散并转送至Getty阵营,一夜之间Corbis在国际上由Getty对手沦为Getty附庸。

对于视觉中国收购的目的以及与Getty的关系,一位图片行业人士表示,“的确,视觉中国也在抢占资源,但在全球图库圈看来,与Getty更像是在合谋消除对手,视觉中国很大的方面是在通过收购来实现利益捆绑、进贡利益关联方。”

而在资本市场,视觉中国更是作风大胆。华夏视觉与汉华易美在2014年注入远东股份时,做出的业绩承诺期为2014年至2018年,其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合并计算)承诺分别不低于1.1亿元、1.6亿元、2.2亿元、2.77亿元和3.3亿元,如不足承诺数,则需要进行业绩补偿。

视觉中国2017年年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华夏视觉和汉华易美均完成了业绩承诺,视觉中国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4亿元、1.57亿元、2.1亿元、2.9亿元。从数据看,这几乎都是压线略高于上述的业绩承诺。

另外值得玩味的是,当初资产借壳远东股份时,视觉中国的廖道训等10名一致行动承诺,在本次发行中所认购的远东股份的股票(合计持股比例为55.39%,共3.88亿股),在自股票上市之日起六十个月内不能转让即2014年4月10日至2019年4月10日。但对于临近的解禁时间,视觉中国却并没发提示公告。

4月12日,视觉中国在回复解禁问题时称,将于2018年年报披露后,向交易所申请办理解禁,并按规定在限售股份解除限售日前3个交易日内刊登股份解除限售的提示性公告。按计划,视觉中国年报将在4月26日发布。

而按照4月12日跌停的25.20元/股,视觉中国市值约176.5亿元,前述廖道训等10名一致行动人持有的股票市值约为97.76亿元。

成也图片,败也图片。目前,包括财通基金、中银基金、交银施罗德、博时基金等在内的多家基金公司,均接连发布调整视觉中国估值的公告,目前下调幅度最低为20.41元。上述基金公司认为,视觉中国还将面临两个跌停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文章来源 钛媒体
注:文章版权属于原网站,若认为侵权,请联系管理员进行删除

热门TOP 10

公众号(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