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文
Micro Article

谁在掌控腾讯?

腾讯向企业技术的进军,是一个巨大的转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文|The Information,编译|志象网 邵世明

毋庸置疑,颇有些学者气质的马化腾(Pony Ma),长期以来一直是腾讯的公众形象代言人。他是中国科技巨头腾讯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其工作之余的爱好是天文学。腾讯运营着无所不在的微信。

但在腾讯的日常运营中,有一位关键高管的重要性几乎堪与马化腾先生比肩,那就是集团总裁刘炽平(Martin Lau)。刘先生于2005年加入腾讯,此前是任职于高盛的银行家。据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了解,所有腾讯高管都要向刘炽平汇报工作,除了许晨晔(Daniel Xu)。后者是腾讯的联合创始人之一,现任该公司首席信息官。

The Information报告的重点包括:

  1. 腾讯的组织结构图,同时显示了集团总裁刘炽平的作用范围
  2. 腾讯的结构重组,以增加业务收入
  3. 随着游戏收入增长放缓,腾讯启动大改造

由于腾讯对组织结构的保密规定,甚至是The Information接触到的部分现任和前任经理,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向刘炽平直接汇报。

The Information的图表揭开了腾讯组织结构图的面纱。这张组织结构图展示了在腾讯六大事业群(BG)中扮演关键角色的50多位高管的名字。他们共同管理着腾讯的54000多名员工。腾讯是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之一,市值约为4670亿美元,年收入高达460亿美元。

The Information了解到,腾讯薪酬最高的两名员工,是微信的创始人张小龙(Allen Zhang),以及管理腾讯游戏业务及在线内容平台的首席运营官任宇昕(Mark Ren)。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小龙和任宇昕去年分别进账约8000万美元和7000万美元。他们两人都向刘炽平汇报,刘炽平的收入约为4700万美元,其中大部分是股票期权。(随着时间推移,刘先生期权的价值可能会更高:去年他行使了2010年获得的股票期权,获得了大约1.28亿美元的额外收益。)

腾讯的另一重要人物是首席战略官詹姆斯·米切尔(James Mitchell),他是刘炽平2011年从高盛聘请过来的。米切尔帮助刘炽平将腾讯打造成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交易者者之一。刘炽平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腾讯已经投资了700多家公司。

可以肯定的是,腾讯的权力动态比报告所展示的更加灵活。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向刘炽平先生汇报的一些高管人员中,有部分人——如张小龙和任宇昕,被授予了比其他人更高的自主权。

腾讯的结构中最重要的一个部门,是在内部称为“总办”的最高管理团队。由腾讯14位最高级别管理人员组成的“总办”会与每个业务集团(BG)举行月度战略会议,并做出闭门决策。

新形势下的结构大改造

腾讯此前的管理结构,凸显了网络游戏和微信、QQ等社交应用的重要性。但随着游戏收入增幅放缓,这家中国科技巨头正在努力开辟其他业务,包括广告和企业服务。考虑到这一点,腾讯也正在对自身的组织结构进行改造。
2016-2018年腾讯游戏业务营收,来源:Wind

2016-2018年腾讯游戏业务营收,来源:Wind

去年10月,腾讯将其应用程序商店、视频和新闻组合在一起。以前分散在几个事业群的广告销售被集中起来。与此同时,腾讯还创建了一个新的业务集团,为银行、零售和医疗保健领域的企业客户提供云计算和其他服务。

腾讯企业客户拓展服务由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Dowson Tong)负责领导,他担任新成立的云与智能产业集团(CSIG)的总经理。虽然汤先生在2005年加入腾讯之前曾在甲骨文工作,但他在企业技术方面的经验有限。在腾讯,他之前曾负责管理过社交网络和在线娱乐业务。

向汤道生直接汇报的高管之一是前麦肯锡合伙人林璟骅(Davis Lin),鉴于林璟骅负责两个业务集团,一些经理认为他是一位新星。林璟骅同时负责公司与发展集团战略广告和战略建议,也向米切尔汇报工作。

腾讯向企业技术的进军,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在历史上,该公司的业务重点一直是通过消费者在游戏和社交网络支付购买虚拟物品来赚钱。鉴于用户增长放缓和游戏业务的不确定性,来自消费者的收入已不足以维持稳健的收入增长。实际上,微信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0亿,换言之,几乎中国的每一个互联网用户都已经在使用微信。在中国监管机构于去年暂停新游戏审批后,网游业务(占腾讯收入的三分之一)的增长受到了很大影响。

上个月,马化腾在香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腾讯正在努力驾驭下一波“工业互联网”。“网民数量的快速增长已告终结,”马先生表示,腾讯下一阶段的发展,要让众多企业客户能够受益于该公司的技术和庞大用户群。

CSIG负责人汤道生任重道远。腾讯云虽然发展迅速,但仍与阿里云相去甚远。根据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去年第4季度,阿里巴巴占据了中国公有云市场47%的份额,而作为第二大玩家,腾讯的占有率为15%。去年腾讯云服务的收入增长了一倍多,但只占公司收入的不到3%。

Canalys的分析师Daniel Liu表示,“在云服务方面,腾讯远远落后于阿里巴巴。”据他说,为了获得市场份额,腾讯将不得不持续增加投资,来建立更多的数据中心,并不断升级技术,同时提供相对较低的价格以吸引新客户。“利润率将非常低。”

在CSIG工作的部分腾讯员工表示,该公司尚在研究如何建立更为强大的企业销售团队,并了解不同行业的客户需求。该员工称,为银行、汽车制造商和超市等不同客户售卖技术服务,需要迥异于腾讯传统优势的专业技术。此前,腾讯一直以开发消费者应用程序而见长。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文章来源 钛媒体
注:文章版权属于原网站,若认为侵权,请联系管理员进行删除

热门TOP 10

公众号(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