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文
Micro Article

我,王兴,向马云学习

这种无师自通的学习能力和悟性,是王兴敢于“虎口夺食”的底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Wise财经,作者丨老邱,责编丨阿sea

说重点:

1、王兴“学习”了马云的管理秘籍:借假修真。

2、王兴带领美团单季度整体盈利是“假”,让资本更相信自己的能力才是“真”;

3、王兴收购摩拜——被嘲“接盘侠”与局部亏损是“假”,激活商家与全局盈利是“真”;

4、王兴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业务——新业务无边界的扩张品类是“假”,打造商业生态闭环是“真”。

饭否已经成立12周年了。

最近,有人在网上分享了王兴与饭否的初创团队聚在一起庆祝的合影,还是那些熟悉的身影,还是那种熟悉的味道。

这里面原本应该有张一鸣的,他曾经是饭否的技术合伙人,不过因为饭否的突然关闭,他选择了中途退出。

当时的饭否团队只有两个人选择了离开,一位回老家了,另一位就是张一鸣,他选择留在北京创业,才有了今日头条、抖音、火山,也在去年接盘了老罗的锤子……

而张一鸣的南开师弟潘魏增(上图左二)则选择了留下来,跟着王兴一起参与创办美团,如今已经成了美团的核心骨干,王兴的得力干将。

互联网小巨头TMD三家公司里其中两家的命运就在2009年里埋下了种子。

但我们今天要聊的并不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浪潮,而是王兴在创业过程中如何“借假修真”。

借假修真,是马云教给干嘉伟的管理秘籍

干嘉伟如今在高瓴资本担任运营合伙人,但作为曾助力美团于“千团大战”中大获全胜的股肱之臣,他在担任美团COO之前,曾是阿里B2B公司的副总裁。

回忆起当年马云教自己“借假修真”时,干嘉伟先说起了自己和马云吃过的一顿晚饭:

2008年11月,当时我负责阿里的广东大区,马云去广东去出差,在深圳马可波罗酒店外面,我们一起吃了个晚饭。那时我们的级别比他差蛮远的,也就是聊了一下。在那个之前我是一直在管理的第三个层次上拼命干,也有些成绩,但那天晚上听他讲了“借假修真”的观点后,突然豁然开朗。

干嘉伟解释说,“假”就是标准操作规范,规定你必须怎么干,就怎么干;“真”是人才和组织的发展提升。

换句话说就是:过程指标、结果指标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通过这些手段找到更靠谱的人,建立更强大的团队。

“按照练武人的话来说,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干嘉伟曾这样形容“借假修真”给自己的管理水平带来的冲击和提升。

在阿里这些年来的组织发展中,也的确体现出如马云所说的“借假修真”那样,以愿景、使命和价值观推动着阿里这艘巨舰不断开拓新领域。

我们并不确定马云和干嘉伟有没有给王兴讲过“借假修真”,不过,王兴似乎把这一招用得淋漓尽致。

饭否,是王兴第一次“借假修真”

现在,王兴依然会每天在饭否发上几条内容,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和探索,也体现着自己对社交网络的情怀。

但饭否在错过2009年以后,就已经彻底败给了微博,明明最先起跑,却因为意外与一个百亿市值的社交网络擦肩而过,很多人都曾为王兴感到惋惜。

但王兴也只能屡败屡战,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2010年,画完四纵三横的商业模式图之后,王兴带着团队果断转型做了美团,又历经8年的艰苦创业,最终成功上市。

反观饭否成立12年后,它如今的意义并不是一个“依然存在”的项目,而是当初跟王兴一起做饭否的那帮人,后来又跟他一起做了美团,如今仍围坐在他的身旁。

这么看来,饭否是表象,成就一个让美团走向成功的团队才是目标。这或许是王兴的第一次“借假修真”。

美团单季度整体盈利,意味着什么?

8月21日,王兴在饭否感叹了一句“曾以为自己永远不可能得抑郁症”,引得外界一片猜疑。随后王兴删帖并否认自己真的抑郁了,说自己只是对这个病好奇而已。

2天后,另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美团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美团首次实现单季度整体盈利了。

在此之前的四年零一个季度里,美团亏损的节奏是:

2015年亏损59亿元;

2016年亏损54亿元;

2017年亏损28亿元;

2018年亏损85.2亿元;

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13.03亿元(经调整后亏损10亿元)。

然后,2019年第二季度,王兴就带着美团盈利了8.75亿元。

美团的单季度整体盈利比预期来得早了些,市场预测其二季度应该要亏14.5亿元的。如果拿去年上半年的亏损额-287亿元与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额-5.5亿元相比,会显得更夸张。

让美团这么早实现盈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天气好导致配送成本降低了6%的原因,也有美团对商户抽佣比例增加同时又对用户的红包补贴降低的原因,还有摩拜单车业务亏损急剧降低的原因等等。

总之,王兴超预期的完成了二季度的业绩,带领美团首次完成了单季度整体盈利。

说起来,王兴的“偶像”贝索斯带领亚马逊实现单季度整体盈利,是在2001年第四季度。

当时,亚马逊已经连亏7年,这一点与之前的美团还挺相似,但彼时亚马逊已经上市4年多了,公司长期不盈利加上遭遇了第一波互联网泡沫,贝索斯曾经因此而备受指责。

2001年5月,一名女投资者还曾在亚马逊股东大会上当场质问贝索斯说:“请问,对你的批评是不是总是无效的?”

显然,贝索斯背负了巨大的盈利压力。

但在2001年第四季度,贝索斯通过更多精细化运营,比如做出裁员1300人、放弃4000万美元建设公司总部等决定,最终实现了单季度整体盈利的结果。

贝索斯在给到投资人满意的答案——至少表明了亚马逊是有盈利能力的之后,就完全按照自己的风格操控亚马逊了,从此这家公司过上了在盈亏线附近“贴地飞行”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贝索斯想要的是让亚马逊在取得更多盈利之前,要先把规模做的足够大。

2009年,贝索斯在致股东信中还曾得意洋洋地写道:“在我们452个目标中,‘净收入’‘ 毛利润’和‘运营利润’等字眼一次也没出现” 。另外,他还会在每年的财报里都附上1997年他的第一封致股东信,用来佐证自己“是正确的”、公司的“路径从未改变”。

所以2001年第四季度亚马逊的那次单季度整体盈利,其实是贝索斯向资本市场秀了一次肌肉,然后就能证明自己是对的,堵住别人的嘴,从而减少自己操盘时的舆论压力。

如今的王兴以及他的美团,会不会也是如此呢?

我们来听听王兴在美团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是怎么说的:

二季度以及之前几个季度的表现都向日常消费市场证明了我们有非常明确的实现外卖业务和整个平台盈利的方法,我们也证明了美团强大的执行力和经营效率,能够在ROI达到目标的时候,增加盈利能力。

在这个会上王兴还特别对分析师们强调说:“我想重申我们的重点是在于增长而不是盈利。”

由此看来,王兴带领美团的单季度整体盈利是“假”,让资本更相信自己的能力才是“真”。

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他意欲何为?

刚向资本市场秀完肌肉,王兴就准备继续在新业务中扩大品类。

就在美团发布财报3天后,美团被曝出第三次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的消息。

在共享充电宝被现有的4大玩家充分证明是用户刚需后,此时进入这个领域对于美团来说也算是一个更为安全的时间点。

据悉这次美团是来真的,要在线下大规模地铺点了。

基于王兴更重增长轻盈利的逻辑,美团现在重推共享充电宝业务应该也并不只是为了赚点小钱。

共享充电宝能够帮助商家吸引更多的潜在用户,因此拥有共享充电宝服务的商家很可能会成为一家活跃商户,此举可以作为激活商户的手段,此其一。

其二,此前彭博社曾报道美团有意推出类似亚马逊Prime的会员体系,然后将收购而来的共享单车作为其中一项会员福利,免费让用户骑车。

或许未来免费使用共享充电宝也会是该会员体系的一项基本服务,增加用户成为会员的吸引力。

另外,我们还可以参考美团收购摩拜的案例,来预判未来共享充电宝业务的价值,其实收购摩拜也是王兴的一次“借假修真”。

2018年4月,美团花费27亿美元收购摩拜,结果买来的却是一个十分收钱的“烫手山芋”,自美团收购摩拜到2018年12月底,摩拜单车业务收入有15亿元,但同期却带来了45.5亿元的亏损。

美团2018年财报发布时,外界一片质疑的声音,很大一部分都是在吐槽美团为何收购摩拜,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美团成了一个真正的接盘侠?

不过,如果我们再看另外一项数据,就能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从2018年4月到2018年12月,美团的活跃商户数,从470万涨到了580万,8个月里猛增了110万。而美团收购摩拜前,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3月的3个月里,这一数据才涨了10万;2019年之后,美团的活跃商户在第一季度里就没有增长,第二季度的3个月里才涨了10万。

由此可见,美团的活跃商户数在2018年的后8个月里,增速异常迅猛。

这个时间恰好与美团收购摩拜的时间吻合,难道只是一种巧合?

《Wise财经》询问了一位在BAT做产品总监的朋友,他给出了下面这段回答。当然他的回答也不一定完全正确,但对我们分析活跃商户数猛增与摩拜单车这两者关系多少会有些帮助。

作为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共享单车确实能帮助不少消费者到店去吃饭,从而更大程度上激活商户。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1月到4月,摩拜活跃单车有710万,活跃用户高达4810万,或许正是这样的体量带动了美团110万活跃商户的增量。

由此到2019年初,美团加大抽佣力度时,虽然有些商户会因为承受不了而选择退出,但共享单车的带动作用,还是能激活不少商户,此消彼长,最终的结果就是2019年第一季度美团活跃商户数维持580万不变。

但美团却因为佣金费率的提升,为第二季度盈利打下基础。

另外,据美团点评到点事业群总裁张川最近在《做了8年平台,我总结了平台的5道坎》中提到:

外卖由于骑手的参与,其实外卖平台提供的效率远远高于单个门店送餐的效率。(所以)即使原来补贴很多,(现在)平台没有补贴后需求依然很多。

这应该能说明为何美团敢对商户采取更高的抽佣比例,因为美团养着的外卖团队送餐效率比单店的效率更高。

单个店家自己招送餐员提供外卖服务的成本更大,他们还不如依赖美团。

所以,通过美团收购摩拜,我们能看到表面上虽然摩拜带来了几十亿元的亏损,但它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商户活跃数量,为美团的抽佣和盈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不难看出,王兴在收购摩拜一案上正是“借假修真”——局部亏损是“假”,全局盈利是“真”,新业务无边界的扩张品类是“假”,打造商业生态闭环才是“真”。

再看共享充电宝项目,应该也有类似的作用。

美团前员工、老虎证券的创始团队成员刘志达在今年8月18日感叹了一句:貌似阿里出来(的创始人)的公司都会有三板斧、自我批评和借假修真。

虽然王兴并不是阿里公司出来的,曾经只是阿里系被投公司的创始人,如今还成了阿里的冤家对手,但王兴也非常善用“借假修真”去实现自己的目标。

这种无师自通的学习能力和悟性,或许正是王兴敢于“虎口夺食”的底气。

【钛媒体作者介绍:Wise财经(公众号ID:onecaijing)】


文章来源 钛媒体
注:文章版权属于原网站,若认为侵权,请联系管理员进行删除

热门TOP 10

公众号(微文)